設為首頁 |添加收藏

  • 人物風采
    當前位置:首頁 > 企业文化 > 人物风采
    年逾古稀的“礦山大禹”——“最美冶金地質人”熊祖堂的故事
    發布時間:2014-12-16瀏覽次數:1231來源:

        從上世紀60年代算起,我國至今完成了礦區截流帷幕40多條。中南局勘基公司在10年時間內就承接了16條帷幕注漿工程,占有國內30%的市場份額。其中已經竣工的13條帷幕,帷幕堵水率普遍達到70%以上。
        成績的背后是一位年逾古稀的老人、從601地質隊總工程師崗位上退休后被返聘到中南勘基公司的水文地質高級工程師——熊祖堂。他被人們親切地稱為“礦山大禹”。
       如今,他仍然行走在礦山防治水的路上,還在打造地底下由一條一條帷壩“手拉手、臂挽臂”構成的礦山防治水工程。

                              
       “我總算找著你了啊!”

        7年前的那一天,熊祖堂正在辦公室里審閱資料,幾個陌生人突然闖了進來,一把抓住他的手,連聲嚷嚷:“熊老總呀,我總算找著你了啊!”
        經解釋才知道,這幾個陌生人是湖北陽新趙家灣礦業公司的老板,他們是來請熊總給礦山“診脈治病”的。2004年6月17凌晨3時,趙家灣銅礦-193m透水,導致發生死亡11人的特大事故。3年過去了,礦老板多方奔走,四處請人治理,硬是沒有人敢接這燙手的“山芋”。礦老板心急如焚,多方打聽,抱著最后一線希望慕名而來,幾經周折找到熊總,這才發生了這戲劇性的一幕。
        熊總立即趕往陽新趙家灣進行現場勘查,并調取了趙家灣銅礦擁有的地質勘探資料,最早的地質資料還是上世紀60年代的,2001年趙家灣礦業公司先后委托三家單位進行了補充勘探和防治水施工,治理結束僅僅4個月就發生了透水事故。通過大量的綜合數據分析,熊總給出了一個結論:現有的勘探資料仍然沒有查清礦區水文地質概況,還需要進行專項水文地質勘探。礦老板們將信將疑,抱著“死馬當活馬醫”的心態進行勘探施工。
        整個勘探期間,熊總一直守在施工現場。白天在機臺查看資料、分析數據,完成的41個鉆孔,13100m進尺,熊總全部做到了心中有數。晚上還常常要對第一手勘探資料反復分析、綜合研究,經常熬得雙眼通紅。為確保提供準確詳盡的勘探報告,他總是對每一個細節一次又一次地仔細推敲,一遍又一遍地反復核實。而此時熊總已經是65歲高齡了,礦老板看著熊總不分白天黑夜地忙碌,深受感動。明確表示,沖著你這種工作態度,就算將來礦山防水治理效果不理想,我們也認了。熊總笑了笑:“嘴上說,沒有用。我是用事實來說話的。”
        2008年3月,中南勘基公司拉開了趙家灣銅礦帷幕注漿防治水工程的序幕,2009年7月完工,鉆孔12798m,注漿57287m3,帷幕軸線全長387.16m,最大孔深395.39m。該工程竣工時帷幕堵水效果顯著,堵水率達81.22%以上,遠遠超過合同規定的70%堵水率,帷幕施工的結果與設計完全一致。礦方欣喜若狂,對熊總心服口服。實踐證明,也正是熊總精準的眼光、敏銳的判斷和豐富的專業知識,才保證了帷幕注漿工程的成功。該工程更是榮獲了2014年度湖北省優秀工程勘察設計項目一等獎,在業界受到了廣泛好評,進一步提升了公司在礦山防治水領域的領先地位。
        因為有熊總坐陣,出色的防治水業績為公司打出了更大的知名度,2013年成功中標了單項工程合同額最大的帷幕注漿施工項目——安徽黃屯硫鐵礦地面帷幕注漿工程,合同價款1.17億,這也是公司承接的第個15個帷幕注漿工程,現如今公司承接的第16個帷幕注漿工程已經開工了。這樣的延伸速度和工程質量在業界是罕見的,公司有足夠的實力傲視群雄,熊總有足夠的底氣成為帷幕注漿界當之無愧的“大禹。” 
                              

                     驗收評審會上,專家們鄭重寫下六個字

        2003年,湖北省大紅山礦多次發生突水淹井事故,引發大面積的地面塌陷,被湖北省安檢局列為掛牌安全整頓的礦山之一。大紅山礦業公司委托中南勘基公司進行礦山防治水處理。
        2004年6月,61歲的熊祖堂掛帥當總工程師,帶領一群“娃娃兵”進駐大紅山帷幕注漿項目部。由于當時國內很少進行大規模的帷幕注漿施工,沒有成熟的經驗可以借鑒,公司更是急缺相關的技術人才,怎么辦?大家一籌莫展,眼巴巴地望著他們的“兵老頭。”
        熊總說:“嚴格按我的設計方案操作,按我的技術要求去落實,沒問題,一定行!”他鏗鏘有力的話語和業務自信,讓全體人員吃了一顆定心丸。
        可是,萬事總是開頭難啊!
        熊總的施工方案首先就攔住一批欲進場的施工設備,鉆機的立軸必須采用φ73的圓形立軸方可進場,這是死命令。否則在注漿過程中發揮不了鉆機提動鉆桿的作用,勢必造成抱鉆現象,影響將來的注漿施工。一時間托關系的、說人情的紛紛找上門來,希望熊總能放寬要求。在巨大的壓力面前,熊總沉默了,沉默就是最好的拒絕。
        熊總在綜合分析了鄂東南地區的全部地質資料、大紅山礦的勘探資料基礎上,又結合自己在井下坑道注漿、豎井注漿的實踐經驗,得出了一個指導性的技術方針,注漿結束標準(延用到現在):注漿壓力均勻上升達到設計終壓,吸漿量小于10L/min,只有這樣裂隙充填才能達到帷幕注漿的厚度。這種理論在冶金礦山系統還是首次出現,當時國內只有煤炭系統有一個相關標準是50L/min。這樣的技術難度是熊總對自己的,甚至是對業界的挑戰。
         難,并不是最可怕的,可怕的是不去努力做。
         熊總從零開始組建技術隊伍,每天先教技術骨干,再讓他們分頭指導普通技術員,每周還來一次技能培訓。項目部就像練兵場,農民工、司鉆工、攪拌工、技術員,施工員,全部參加學習。鉆探,注漿,理論,實踐,應急事故處理,只要有不懂的問題都能得到細心指導和解答,還可以立即動手試驗。后來有人笑稱,大紅山項目部的農民工都成了“注漿達人。”事實也確實如此,大紅山項目部像一個搖籃,為公司后來承接的注漿項目輸送了一大批實用型技能人才,農民工成長為施工骨干,鉆探工成長為班長、工地主任,普通技術員成長為項目總工、技術負責人,是各個項目部不可缺少的“大拿。”
        就這樣,整整兩年的時間,熊總吃住在工地,他就是項目部的軸心。記得最長的一次加班持續了3個多月,無論加班多晚,第二天一早熊總準時6點起床,去施工現場巡查,他的一絲不茍精神大大激勵了年輕的技術人員,促使他們將責任心、使命感化作了堅守的動力。
        2006年6月,工程竣工,在礦區的主來水通道上建造了長達540米、深達350余米的大型堵水帷幕。外業結束僅8天,竣工報告就呈報到礦方面前,并且一次性通過評審,工程質量優良,堵水率高達82%以上。驗收評審會上,評審專家在結論上鄭重寫了六個字:“國內領先水平。”
        六個字,字字千斤重。
        大紅山礦帷幕注漿工程的帷幕幕址的勘察、設計和注漿施工全部由熊總主持完成,它比國內同類工程縮短了30%的工期,僅此一項,大紅山礦就可以提前恢復生產而取得經濟收入上億元,為礦山開采贏取了時間。在施工過程中大量采用尾礦砂為主體的注漿材料,又為礦方節省水泥注漿費用1300余萬元。礦方領導見到熊總笑得眼睛都快瞇成一條縫了……
        這一條大型礦山帷幕注漿項目取得巨大成功,為中南勘基公司樹立了良好的市場口碑。

                         
       專利發明跟變戲法是一個道理

        熊總不僅是礦山帷幕注漿方面的行家里手,在發明創造、技能革新方面也獨具匠心。他用專業知識和工作經驗,先后發明了攪拌樁螺旋式鉆頭裝置、深孔壓水試驗雙塞止水器定位裝置、高壓頂水鉆探灌漿防噴裝置、一種高壓注漿孔口封閉裝置、帷幕注漿漿液比重稱裝置等五項專利,均獲得了國家專利局的授權。這些小革新在帷幕注漿工地上已經被廣泛使用,面對大家的稱贊,熊總笑著說:“這都是些小事,跟變戲法是一個道理,說穿了誰都會。”面對榮譽他總是這樣低調,低調到讓你認為他就是身邊的鄰家爺爺。
        事實上他對待年輕人,還真像是長輩對待自己的孩子。
        項目部剛剛分來一名大學生小王,經理安排他到機臺上與工人一起“搓鉆桿”,小王鬧起了情緒。熊總得知后晚上特意叫上小王出去散步,講述自己大學畢業后到機臺上勞動鍛煉11個月的經歷。那段時間,他在機臺學會了鉆機從安裝到施工的全套工藝流程,在攪拌站他學會了科學合理的配比泥漿……“搓鉆桿”才有了后來的“高壓頂水鉆探灌漿防噴裝置”這項專利發明,聽著聽著小王豁然開朗了起來。
        幾個月后,小王如愿當上了技術員。可是卻在體檢時查出患了乙肝。小王被安全隔離了幾天,情緒特別低落,熊總見狀又主動把小王接到寢室倆人一起居住,熊總說:“不能讓冷漠毀掉孩子。”后來體檢,熊總身體查出乙肝抗體。
        今年,公司派熊總去黑龍江考察一個項目時,71歲高齡的他仍然堅持爬到山頂,查看礦區地形條件。有人說熊總:“這么大年紀了,該享福了。”是啊,該歇歇了,年輕時風餐露宿,年老了何嘗不想回家含飴弄孫,頤養天年?他可以毫無顧忌地拒絕外界年薪幾十萬元的聘請,卻無論如何也拒絕不了承載著他人生夢想的冶金地質事業的輕聲挽留。
        熊總就是這樣一位敦厚、溫情的長者,他給后輩帶來知識的同時,更讓自己的人格得到了傳播,這種無聲無息的文化上的凈化、純化和升華,是后輩得到的最寶貴的財富。 (供稿:綜合辦 江照)

     

    私募资产配置基金是什么